只要坚持不懈就会海阔天空

爱情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出现了,上帝不会亏待每一个人,或许从出生开始,你的另一半就注定会在生命的某一天出现,看看下面这个把妹达人是怎么做的吧。

爱情的声音

爱情的声音

黄昏,春末的黄昏,夕阳如织。我坐在校园的长椅上看书,思绪如纷飞的落花,不知飘向何方。就在这一刻,一个声音悄然响起:“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荒野中,没有早一步,没有晚一步,刚好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地问一声: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”

这是校广播电台在朗读台湾女作家张爱玲的一篇散文。如此美妙的声音充满美丽与幻想,像夜莺的歌唱,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里回荡,并且如此准确地打动了我的心。我想,一个女孩能有如此妙不可言的声音,她一定是个至纯至美的少女。

每周一下午,那个声音都会准时响起。与其他声音相比,她不讲笑话不播新闻,她只讲述那些感人的故事和朗诵美丽的散文。仿佛心灵有约,她的每一次诉说都能感动我并且让我入迷。终于有一天,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,确切地讲,是爱上了一个声音。真有些不可思议,我想说服自己,但做不到。每当这个声音响起,我都会放下一切而沉迷其中。

此时,我有了一种急切想认识这位有着美丽声音的女孩子的渴望。

一天,在五楼文学社的会议室,作为文学社社长的我谎称文学社要举办一次诗歌朗诵会,准备找两位主持人。“校广播台每周一下午谁播音?她的声音不错。”我佯装漫不经心地问副社长兼“死党”黄海。一个小时后,黄海告诉我她的名字叫辛灵,但除此之外,他也一无所知。一个声音加上一个名字,仍是一个谜。

不可能直接去找她,那样太暴露目标,况且年轻的心又那么敏感与脆弱。还是保持些神秘感好,我这样安慰自己,万一一见面大失所望,或者人家早已名花有主,不知从何谈起,那该有多尴尬。一定要想个万全之策。

黄海果然够朋友,他念念不忘朗诵会。一天,黄海说:“我可是已通知了许多人,他们都答应给你捧场,你可不能出卖我呀!”我本无心花费很大精力去举办一场诗歌朗诵会,那些声音与爱情无关。但黄海竟然挺仗义地通知了许多人,我倒成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只好说:“既然如此,你就再通知一些人吧,初步定在一个月后。不过,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准备,一切就交给你了。”黄海喜形于色,立刻向我打了保票:“没问题!保证完成任务!”我停了一下,故意强调重点部分:“不过女主持人是关键。你一定要按我的意思去做。”黄海心领神会地冲我点点头,显然他已明白我的意思。

我的意思是既然事已至此,不如将错就错。用诗歌朗诵会引辛灵出现。由一个不确定的声音变成一个真实的面对的人,我必须让自己具备足够应付各种场面的能力,不能紧张不能出汗,更不能手足无措大失风度。这种能力一要靠锻炼,二要靠我对可能的相见场面的种种想像,做到胸有成竹。经过一番周密的计划,我设想出了三种见面的可能。

 

 

爱情的声音

 

其一,我以文学社社长的身份去她的班上找她--我穿戴一新,找到她的教室,站在教室的前门处。一个男生从教室里走出来,我很有礼貌地对他说:“对不起,同学!麻烦你替我叫一下辛灵好吗?”男生充满疑惑地看了我一眼,目光中写满疑问和猜测。我坦然着微笑,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,告诫自己:心中没鬼,怕他什么?男生看不出我有什么企图来,便冲我点点头,然后冲着教室里喊:“辛灵,有人找你!”

辛灵像一只欢快的鸟儿从教室里跑出来,她与我想像中的一模一样,甚至更好。见到我,辛灵愣了一下,然后说:“请问你是--”我忙自我介绍说:“辛灵小姐,你好!我是文学社的社长。是这样的,我们文学社准备举办一场诗歌朗诵会,正好缺一名女主持人。久闻你的大名,如果你方便,我们诚邀你的加盟。”

我看见两片红云飞上了辛灵的脸,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多谢你的夸奖,我,我能行吗?”

我的心像花儿一样怒放了。我忙不迭地点头说:“你当然能行!我认为非你莫属!”辛灵有些害羞地点了点头,说:“那现在我该做些什么呢?”

做些什么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个极好的开始。但我不能流露出半点儿这样的念头,我一本正经地说:“当然是要和我一起熟悉一下朗诵会的程序和背台词了。我们下午就开始,好吗?”我简直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辛灵如我所愿地点了点头。事情真顺利,我高兴得想唱歌。--但这只是第一种可能,还有第二种可能我必须充分准备。开始的时候我并不露面,让黄海去请辛灵当主持人,我以评委的身份坐在观众席上,暗中观察她的一举一动。

朗诵会开始了,可容纳千余人的多功能大厅座无虚席,真是盛况空前。灯光一亮,音乐响起,一个有着古典韵味身着旗袍的女孩走上台来,她像一首流动的诗在灯光下流光溢彩。她轻启朱唇,说:“各位来宾,各位同学下面的话已无须再听,没错,她就是那个让我痴迷的声音,她就是辛灵!她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充满活力而不张扬,静若闲云而顾盼生姿。我大喜过望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举手投足之间流动的美。

朗诵会一结束,我急步向前走到辛灵的面前,郑重地对她说:”我代表文学社以及所有朗诵会的支持者感谢辛灵小姐的大力支持。由于您的加盟,我们的朗诵会才得以圆满成功。“辛灵笑靥如花,说:”太客气了,我们本来就应该互相支持的!您太客气了反而显得我们关系疏远了。“这时我会恰到好处地诚邀辛灵共进晚餐,以示谢意。当然,还有男主持人、黄海以及其他的协办者。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绝不会让辛灵产生怀疑。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,事情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,还怕不会有意料中的结局吗?

不过,这只是三种可能中的前两种,也许最可能实现的是第三种可能。

--我拿着早已写好的通知在星期一的下午,走到二楼敲响了播音室的门。我推门进去,一个穿着牛仔裤和休闲衫的女孩正在低头摆弄音响。我对她说:”麻烦你广播一下我们文学社的通知。“女孩抬起头来,让我感到眼前一亮,好清纯好可爱的女孩,除了辛灵还能是谁。女孩很快地看完通知,轻声问:”你们文学社要找主持人,不知道要求什么条件?“声音甜甜的,正是打动我的那一个。我假装平静地说:”两个必要条件,一是要声音纯美,二是要相貌端正。“

女孩低下头,一剐欲说还休的样子。我不动声色地看着她,静观事态的发展。终于她抬起头来,断断续续地说:”你看,你看我,我可以吗?“

 

版权声明:
作者:admin
链接:https://www.mbqmfys.top/217
来源:梦百千PUA教程站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